|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贵州百蚂蚁会员连锁店仓储有限公司

彩云东来智能锁、百蚂蚁会员连锁超市、机械停车位、

联系电话

18083616727
新闻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瘦松居士
  • 电话:18083616727
  • 手机:18083616727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网站公告
百蚂蚁会员连锁店是一个团结中小型超市和宾馆、发廊、餐饮等商家一起成为一个连锁网络,给广大持卡会员实实在在让利的线下实体与网络相结合的连锁平台,持有百蚂蚁会员卡的会员走遍贵州各地以及周边省份部分商家都可以享受到便利、优惠、质优的商品和服务。加盟热线:0851-85760310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因为这张照片,几乎改变了越战历史(图)
新闻阅览
因为这张照片,几乎改变了越战历史(图)
发布时间:2019-08-25        浏览次数:152        返回列表

时间:1968年2月1日

地点:西贡街头

人物:阮玉鸾、阮文林

那是1968年的一月,越南的农历新年“春节”马上就要到了。

在这之前,越南已经陷入了多年的内战。北越由共产主义政府领导,南越由西方支持的政府领导。

1968年新年伊始,越共发动了大规模攻势,在南越各地发动了协调一致的攻击,破坏该地区的稳定,并迫使美国撤军。

美国对越南的干预始于1965年,一年前,美国宣传北越在北部湾对美国驱逐舰发动了一次突然袭击。

到1967年,美国地面部队的数量激增。尽管横跨半个地球参与了这场冲突,但随着无数个镜头和照片传到美国各地,这场战争似乎离美国并没有那么遥远。

在这方面,越南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它是最早被广泛拍摄的战争之一。记者们在越南所做的工作让世界亲眼目睹了越南正在发生的一切。艾迪·亚当斯(Eddie Adams)是在越南记录这场战争的人之一。


艾迪·亚当斯(Eddie Adams)

艾迪·亚当斯从小就和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曾是高中校报的摄影师,也为婚礼做过一些摄影工作。高中毕业后,亚当斯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作为一名海军陆战队员,亚当斯在韩国当了近3年的战地摄影师。1965年,亚当斯和他的一位密友决定去越南记录这场战争。正因如此,他在在越南期间拍摄下了上面这张名叫“枪毙越共”的照片。

亚当斯拍摄上面这张照片的日子是2月1日。

1968 年 2 月 1 日西贡街头战斗中,南越国家警察总长阮玉鸾(曾在南越军中服役,军衔为准将)正率部防卫一所医院,他的部下带来一名越共上尉阮文林,经过简短问话后,阮玉鸾拔枪朝着对方头部射出一发子弹。



南越准将阮玉鸾在大街中间冷血地、光天化日之下处决了一名越共士兵


亚当斯回忆当年是如何拍到这组照片:

当时我和NBC记者前往西贡的切隆,因为我们听说那里发生了一场战斗。在前往切隆的路上,我突然发现南越准将阮玉鸾在大街中间冷血地、光天化日之下处决了一名越共士兵。

我和另一名记者站在一旁,眼看阮玉鸾抓住了那名士兵。我起初认为阮玉鸾只是威胁这个人,然而就在我举起相机准备拍照时,阮玉鸾举起手枪处决了这名士兵。“如果你犹豫,你不执行自己的职责,这些人就不会服从你。”阮玉鸾后来解释到。

阮玉鸾在枪杀阮文林后,告知过亚当斯原因,这些情况后来也被亚当斯证实。后来有人问艾迪·亚当斯“你当时怎么不阻止他开枪呢”,对此艾迪·亚当斯哭笑不得,因为作为一名摄影记者,他只是战争的旁观者或者说是记录者,他无权阻止。

亚当斯拍完照片后,马上将这张照片发回了国内,用的新闻标题是《阮玉鸾将军对越共上尉执行死刑》。

第二天,美国各报均把此照片登在头版醒目位置,全国广播公司在晚间播放了视频,脑袋开花,鲜血四溅的场景刺激了美国公众。未经判决便在街斗执行死刑在美国人看来,是漠视生命的残忍行为,何况对方穿着平民服装,美国各界为此事之争议持续数年。

这张照片也成为了战争残忍的标志,而且让这位扣动扳机的警官,阮玉鸾将军成了标志性的恶棍和恶魔。


没过多久,这则新闻促使美国学生反战示威升温,逐渐遍及美国各大城市,尤其欧洲左翼人士更把照片奉为反战经典标志。一年之内,支持这场战争的美国公众从 41%下滑到 37%,此后各年一路走低,反战人士中有很大一部分并非不支持“自由之战”,而是厌恶了美国政府久拖不胜。


同时,也因为这一张照片让他获得了 1969 年的普利策新闻奖,这是新闻记者的最高荣誉奖,相当于新闻界的奥斯卡,所以这个奖成为了所有记者一生的终极梦想。不仅如此,这张照片还为他获得了 1969 年的荷赛奖,这是摄影届的最高荣誉奖。

然而,这张照片尽管为亚当斯带来了新闻从业者的至高荣誉,令他得到了其他普利策奖获得者、尼克松总统以及全国各地小学生的致信祝贺,但也同样成为萦绕他的梦魇。

“我展示了一个人杀害另一个人的情景,并为此得到了奖金,”亚当斯在后来的一个颁奖仪式上说,“两个人的人生毁灭了,而我却因此收钱,成为了一个英雄。”


亚当斯说,他当时直接的印象,是觉得阮玉鸾是一个“冷酷的杀手”,但是在跟着他游历整个国家之后,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他是现代越南以及他这个时代的产物,”亚当斯说。

这张照片的影响如鬼魅般缠绕着阮玉鸾的余生。战后,他走到哪儿被骂到哪儿。在一所澳大利亚退伍军人医院拒绝医治他之后,他被转移到了美国,在那里他遭遇到了一个大规模的(虽然没有成功)要将他驱逐出境的抗议活动。他最终定居在了弗吉尼亚州,开了一家饭馆,但是很快由于他的过去阴影不散而被迫关闭。墙壁上潦草地写着“我们知道你是谁”,生意也停顿了。



南越准将阮玉鸾

后来,美国人试图找亚当斯出来指证他,但亚当斯却作出了有利于阮的供词。亚当斯甚至上电视解释了照片那一幕发生时的情景。美国国会最终解除了驱逐令,阮玉鸾获准居留,在华盛顿市郊开了一家餐厅,卖汉堡、比萨饼和越南菜。


不过,他最终还是因为过去的事情曝光导致生意不佳,被迫退休。亚当斯回忆,他最后一次去那家餐厅时,发现厕所里满是侮辱阮玉鸾的涂鸦。

亚当斯在美联社的图片编辑哈尔·布埃尔(Hal Buell)说,“西贡枪决”在50年之后仍然令人挥之不去,因为这张照片“用一个画面象征了整场战争的惨烈”。

2009 年,亚当斯这副作品的底片在一次拍卖会上卖出 4 万余美元的价钱。亚当斯从不希望人们把这张照片视为他的杰出作品。“我情愿人们更多去了解我的另一组作品”,他抓拍到 48 个越南难民架着小舟逃到泰国,但被泰国军方驱离到公海的场景,“因为我的这组作品及相关报道,说服了美国总统批准收容 20 万乘小船出逃的越南难民。

阮玉鸾因为这张片面的照片而毁掉一生,摄影师却因此声名鹊起,成为揭露战争罪行的英雄,为此,亚当斯甚至想退回因此得到的所有奖项来减轻自己内心的自责。

一辈子都在忏悔的亚当斯,多次向阮玉鸾道歉。阮玉鸾患病期间,亚当斯数次致电表示希望能为对方做点什么,而阮玉鸾则很宽厚地对他说,应忘掉过去,“当时我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尽责”。

1998 年,阮玉鸾因癌症去世,亚当斯在之后曾写道:“在那一张照片里,两个人死去了。将军杀死了越共;而我用相机杀死了将军。”

推荐阅读:因不景气沃尔玛贵州遵义春天堡分店关门两年多_

中小型超市面临的困境、问题与出路分析(上)_



客户服务
客服微信二维码

联系电话

18083616727
18083616727
(9:30-17:30)

在线交谈

给我留言

联系QQ